明星博客
精彩专题
联系协会
羽球国手史上最经典的爱情故事揭秘:见笑 见哭
http://www.sports.cn/ 2007-12-29 14:29:00

  记得我刚当体育记者的时候去中国羽毛球队,感觉就和年轻一代的记者差不多:女孩儿个个窈窕、男生个个英俊——那还是李永波、赵剑华、杨阳、李玲蔚的时代。

  那个时候就听说了李永波的爱情故事:每每中午的午睡时分,他拿出往底线发球的基本功,拣一块小石子扔到三楼的一块玻璃上,一声清脆的响声过后,窗口会出现一张清秀的脸——那是如今的李夫人谢颖。

  那是至少二十年前的事了,二十年后的今天,李永波总教练对于运动员之间谈恋爱一向很宽容,说到底,都是因为他本人的爱情故事就是从运动员年代开始的。

  所以,虽然乒乓球和羽毛球是两个相似的项目,但是中国乒乓球队和中国羽毛球队在对待运动员恋爱的问题上,一向持不同的态度:蔡振华做总教练,不反对男队员谈恋爱,理由是男孩子谈谈恋爱有利于训练和比赛,但是他反对女队员早恋;李永波做总教练,则男女一视同仁。

  当今的羽坛情侣,首推林丹和谢杏芳,对于这些年轻人的爱情故事,自有年轻一代追捧和追随,我只能以暮年之躯,讲几个老掉牙的故事,发表点儿老掉牙的观点。

  让年轻人们见笑了!

  一、见笑

  羽毛球第一次进入奥运会,就见到了一对羽坛情侣的笑:印度尼西亚的魏仁芳和王莲香,分别获得了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的男女单打金牌,这是印尼第一次获得奥运会冠军。在奥运会历史上,金牌夫妻并不多见。

  那届奥运会,中国队成绩不佳,赛后重新组队,从江苏队调了三位年轻选手:孙俊、葛菲和顾俊。坐着火车上北京之前,孙俊和葛菲认识已经七、八年了,但是很少接触,只是有时候打打比赛——少年时代,葛菲在女选手中没有对手,赢同年龄的男孩子也不在话下,唯独赢不了孙俊。

  刚进国家队,葛菲觉得有几分压抑,倒不是人生地不熟的那种压抑,而是“高手林立”的压力,周围的宿舍里到处住着高手,初来乍到的葛菲只有见到孙俊才觉得亲切,毕竟是老乡嘛。

  和“心重”的葛菲相比,孙俊要开朗多了。运动队的生活,周末是挺难熬的,孙俊为人大大咧咧,总是笑呵呵的,跟谁关系都不错,所以每到周末的时候,葛菲总是被孙俊喊着去这儿去那儿,这样一来二往的,两人的关系逐渐变得亲密起来。

  葛菲爱看孙俊打球,因为他头脑灵活,还爱看他笑呵呵的样子,终于有一天,她不太敢看孙俊打球了——后来葛菲说:就是从那场比赛开始,她对他的感情变了,不再只是同乡、同行+两小无猜了。

  所以,孙俊和葛菲能够最终走在一起,往根儿上说,是“见笑”的结果——见到一天到晚笑呵呵的孙俊,葛菲会受到感染。

  二、见哭

  “现代汉语词典”应该为吉新鹏的奥运会金牌创造一个“见笑”的反义词:见哭。

  悉尼奥运会,吉新鹏三场球赢了三个“大腕儿”,见到了三次哭。

  第一次“见哭”,哭的是少年陶菲克,他是因为输球而哭。

  第二次“见哭”,是皮特-盖德。当时,他的女朋友是丹麦的金发美女马汀,他们双双进入了半决赛,马汀闯关成功,皮特-盖德输给了吉新鹏。赛后,吉新鹏眼见着皮特-盖德捧着块大毛巾在那里哭,马汀则不住地安慰着他(后来,这对羽坛情侣没有走到一起,如今马汀和皮特-盖德都已经和别人结婚,皮特-盖德还有女儿。不过皮特-盖德认为:他和马汀在一起那些年,他们从那段经历中学到了很多东西,他们的分手是因为对待事务和对待人的观念不同)——第二天,进入女单决赛的马汀输给了龚智超,进入铜牌之争的皮特-盖德则输给了夏煊泽,这对金童玉女的最终分手,或许和这届奥运会的结果有点儿微妙的关系吧?

  第三次“见哭”,是叶诚万。那届奥运会,叶诚万状态神勇,先后击败了孙俊和夏煊泽,准备连拔三寨,用奥运会金牌迎娶新娘,结果,他在第二局13比9领先的大好形势下被吉新鹏连续得分,痛失金牌。在新闻发布会上,当谈到自己和未婚妻的约定的时候,叶诚万痛哭流涕……

  叶诚万失去这次机会之后,再也没能获得同样的机会,竞技体育就是这样:与其说机会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不如说是不公平的——“公平”是体现在得与失的关系上、是“有得必有失”的那种,就悉尼奥运会的男子单打比赛而言,吉新鹏赢在毫无杂念上:既没有感情的杂念,又没有金牌的杂念。

  三、“智商”和“情商”

  皮特-盖德在半决赛中想没想过“夫妻双双进决赛”?在第二局13比9的时候,叶诚万想到过他的未婚妻吗?类似这样的问题,可能就连当事人自己都难以说清。

  要叫我说:“见笑”是个智商问题,“见哭”是个情商问题。

  羽毛球是聪明人从事的运动,笑容可掬地赢球,是所有杰出选手脸上常常挂着的表情——印象中,还真没有那位羽坛名将是一脸苦相地夺取冠军的。

  羽毛球又是个有情人从事的项目,在算计球路、算计技术、算计战术的时候,还需要算计对手的感情。

  其实体育比赛不只是在“斗志斗勇”,还需要为她发明一个新概念:“斗情”!

  说到“斗情”,就要说到羽毛球另外的情侣故事和另外的经典了——

  葛菲的最后一战是2001年九运会,她输掉了不败的女双(现在看来:九运会是葛菲/顾俊的黄金组合和杨维/张洁雯的黄金组合的改朝换代),但是和孙俊赢得了混合双打金牌,他们在比赛中肯定是怀着志在必得的豪情吧?

  1996年奥运会,韩国的一对情侣金东文和罗景民分别与各自搭档获得了混合双打的金牌和银牌,他们在比赛中的情感,显然值得探究吧?

  当然,还有林丹和谢杏芳的故事、陈宏和辜佩婷的故事、刘永和戴韫的故事、张宁和于洋的故事、李宗伟和黄妙珠的故事,等等。

  一代又一代,羽毛球场上不断演绎着各式各样的爱情故事,和亲情故事、友情故事、乡情故事相比,这样的故事永远很新颖。(房学峰)

(责任编辑:于红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