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博客
精彩专题
联系协会
全运赛场的草根球员 身份不同各自精彩
http://www.sports.cn/ 2017-08-08 10:02:00

  (图文/羽毛球杂志)

  这几天,全运会群众项目羽毛球资格赛正在举行,参赛球员都是业余选手,每人都有自己的故事……

  玉智威

  记者球员 ○ 玉智威

  8月5日,《广西日报》体育版有一篇不长的消息:《广西派35名羽毛球草根高手出征天津全运会》,内容是介绍广西出战全运会群众项目羽毛球预赛的情况。这是一篇发在前一日发自天津的报道,署名“记者/玉智威”。

  看起来,这篇报道中规中矩吧?新闻点却隐藏其中,记者本人也是参赛选手——职业记者跟业余高手两个毫不相干的角色重合,曾经5次采访全运会的记者,第一次作为运动员参加了全运会。

  “跟着裁判走进赛场的那一刻,真的会不由自主地紧张。”对于玉智威来说,赛场并不陌生,曾经无数次,他都以记者的视角俯瞰过的赛场,这一次变成运动员平视的角度,感受大不相同。“比赛的前一天晚上,完全睡不着,一闭上眼睛,脑子里就像放电影一样。”那一夜,他想到了太多东西,比赛、自己的发挥、对手,甚至还有结果,大脑一刻不停歇地运转,最直接的结果就是第二天的首场比赛有点打不起精神。第一次,他对曾经采访过的运动员有了感同身受的感觉。

  “以前,很难理解运动员为什么会紧张,怎么会发挥失常,那是一种你不亲身体会根本无法言说的感觉。”曾经,从记者的角度,无法用理性来解释的事情,现在一下子找到了答案。

  周艳红

  “星妈”球员 ○ 周艳红

  张洁雯自己也不知道妈妈为什么有了“星妈”的外号,反正业余圈里就这么叫开了,倒是她的本名“周艳红”让人有点陌生。

  在业余圈,星妈几乎打遍了所有的比赛,想来全运会群众比赛也是她必须签到的比赛,没想到并非如此,她打过两次”退堂鼓“。

  第一次是刚拿到资格的时候,星妈想到自己的年龄接近了65岁的上限,在同组(C组,51岁到65岁)中对抗基本上处于劣势,就不想去参加了。女儿张洁雯给她做思想工作:“好多专业球员,打了一辈子都没有跨进过’预赛’这道门槛,既然有这个机会就去享受嘛,别想那么多。”第二次是抽签结果出来之后,同小组的对手很强,又让星妈心灰意冷。 张洁雯又来开导:“你想那么多干什么,感受氛围就好了,不到最后一刻都不能放弃。”

  从备战到参赛,全家都非常支持星妈。女婿钟腾福还特地排队去给岳母大人买如今正火的“喜茶”,一边排队一边发着微信询问要什么口味。星妈说,其实我喝不了那么冷的饮料,但是心里感觉是暖暖的。

  江文婷

  四川球员 ○ 江文婷

  如果说前面几个球员都有点特殊的话,江文婷更能代表更多普通的草根球员,她没有任何光环。

  走下全运会的赛场,她的身份是一名教练,在成都的一家俱乐部里教球。业余球员也能参加全运会,这个巨大的吸引力让她马上行动起来,找到另一名教练组了女双去重庆万盛争取预赛的入场券。这一站,她们拿到了女双冠军,成功入围全运会资格赛。

  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赛场,尽管是业余球员,但是跟专业球员一样的待遇:比赛期间统一起居安排,穿着印有“四川”字样的T恤比赛,现场有专业教练指导,赛后还有媒体采访。江文婷很享受这一切,也就更期望能够继续留在全运会的赛场。

  小组赛3场比赛后,江文婷和搭档有输有赢,没有得到小组第一进入决赛阶段的资格。赛后在混采区想给她拍照,她问要不要挂上运动员证件,那是她全运会参赛球员的标识,也是她业余球员生涯高光时刻的标识。

(责任编辑:计丹妮)